2018年11月

是谁出卖了你的秘密

作者:孙亮

最近,有一位多年的好友向我抱怨:她把一个隐私秘密告诉了关系最好、最信任的同事,要同事替她保守秘密。这个同事信誓旦旦地说绝对不会告诉别人,但不久却发现全公司所有的同事都知道了这个秘密,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,让她在公司抬不起头来,甚至还传到了公司老总的耳朵里。虽然在公司发展得很好,但她也只有辞职离开这个公司,另谋出路。她恨透了那个出卖她的家伙。

我的这个朋友有点大大咧咧,喜欢说话,这样的事情其实早已不是第一次发生。听了她的抱怨,我笑了笑。我说:“别生气了,我最近看了一个故事很不错,讲给你听听:

“森林里,很多动物特别是狐狸垂涎刺猬的美味很久了,但一直苦于刺猬的一身硬刺——只要狐狸一靠近,刺猬便蜷成一个大刺球,让狐狸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“刺猬和乌鸦是好朋友。一天,刺猬和乌鸦聊天,乌鸦很羡慕刺猬有这么好的铠甲,便说:‘刺猬老兄,你的这一身铠甲真好啊,就连森林里最狡猾的狐狸都拿你没有办法,我真崇拜你,要是我能有这身铠甲就好了,就不会被其他动物欺负了!’刺猬经不起乌鸦的吹捧,有点飘飘然,忍不住对乌鸦说:‘乌鸦老弟,其实,我的铠甲也不是没有弱点,当我全身蜷起时,腹部还有一个小眼不能完全蜷起。如果朝那个小眼吹气,我受不了痒,就会打开身体。’乌鸦听了十分惊讶,原来刺猬还有这样一个小秘密。刺猬说完后,对乌鸦说,‘你是我最好、最信任的朋友,我这个秘密只跟你说过,你可千万要替我保密,要是传出去被其他动物特别是那讨厌的狐狸知道了,那我就死定了。’乌鸦信誓旦旦地说:‘刺猬老兄,放心好了,你是我的好朋友、好兄弟,我怎么会出卖你呢?’

“喜鹊是乌鸦最好的朋友,一次闲聊乌鸦说漏了嘴,把刺猬的这个秘密告诉了喜鹊,但要求喜鹊千万不能告诉其他动物,特别是讨厌的狐狸,喜鹊也信誓旦旦地答应了。后来,喜鹊也不小心告诉了大雁,大雁告诉了百灵,百灵告诉了鹦鹉……不久,包括松鼠在内的很多动物都知道了刺猬的秘密。一次,松鼠一不小心落在了狐狸的手中。就在狐狸要吃掉松鼠的时候,松鼠突然想到了刺猬的秘密,便对狐狸说:‘狐狸大哥,听说你很想尝尝刺猬的美味,如果你放了我,我就告诉你刺猬的死穴。’狐狸眼珠子一转,便放了松鼠,松鼠就把刺猬的秘密告诉了狐狸。

“结果可想而知,在狐狸咬住刺猬,刺猬像往常一样蜷起身体用坚硬的铠甲护身时,狐狸向它柔软的腹部小孔里吹气,受不了痒的刺猬不得不打开身体,在即将成为狐狸口中的美餐时,刺猬绝望地大喊:‘乌鸦,我是那么信任你,你为什么要出卖我!’”

到底是谁出卖了刺猬呢?是乌鸦,是喜鹊、大雁、百灵、鹦鹉……还是松鼠?

朋友一言未发,听着我讲完故事,若有所思。四目相对,我知道她应该明白“是谁出卖了刺猬”,也应该想明白了她为什么会出现之前的那些情况,也许还知道了今后该如何去保守自己的秘密。

是谁出卖了刺猬?其实,真正出卖刺猬的恰恰正是它自己!因为正是它自己第一个说出这个秘密的,它不明白生活在一个充满危险、弱肉强食的森林里,只有它的一身硬刺才能唯一并真正地保护自己,而它却为逞一时口舌之快,把自身的致命弱点告诉了所谓的好朋友——乌鸦,而最终自己却成为狐狸口中的美餐。

和刺猬一样,每个人都有其心灵最柔软的地方、最不愿意让人知道的秘密,在并不平坦的人生道路上行走,在竞争激烈的职场上拼斗,自己的秘密正是自己弱点和隐痛,唯有很好的守住这个秘密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。但很多时候第一个说出秘密的人正是你自己,如果一个人,自己都不能替自己保守秘密,又怎能苛求别人的坚守?别埋怨别人的“出卖”,你的秘密要你自己保守。

父母的心

作者:川端康成

诸位,把眼睛闭上五分钟,然后平心静气地想想父亲或者母亲试试看。

你们的父母是如何深深地爱着你们,怀念子女的父母之心是多么温暖、多么广阔,直到现在不是依然使大家感慨万千、激动不已的么?啊,用不着闭上眼睛,你们大家无论早晚不是深深地感到双亲之恩么?

这个故事,肯定也是让你们知道父母之心是多么伟大的故事之一。

故事发生在从神户海港开往遥远的北海道幽馆的船上。

船出了濑户内海,航行在广阔的志摩附近海面的时候。聚集在甲板上的人们之中,有一位风度极佳,引人注目,年纪40左右的高贵妇女。女佣和打杂儿的片刻不离左右。

与此成对照的是,也有一位40岁上下的男人,他衣衫褴褛,那副寒酸相也引人注目。他带着三个孩子,最大的男孩七八岁。孩子们长相都很聪明可爱,但是孩子们的衣服却相当的脏。

那位高贵的夫人早就频频地注视这贫穷的父亲和孩子们,最后她和女佣耳语了一阵之后,那女仆来到那父亲和孩子们跟前说:

“孩子这么多,真有福气呵!”

“谢谢。他们下边还有一个吃奶的孩子哪。像我们这样的穷人,因为有孩子日子就更苦。说起来怪难为情的,我们已经没有能力扶养这四个孩子了。话虽然这么说,但是决不会把他们扔了,为了孩子们,现在我一家6口这就去北海道找活干哪。”

“方才你说的如果确实是实际情况,我就想跟你说说相求的事了。——我的东家是幽馆的财主,在某大公司当总经理。日子过得很富足,但是只有一件事不如人意:年过40没有孩子。我家太太方才跟我说,从你家的孩子之中能不能匀出一个给她,你去说说看看。到了她家的孩子,当然是继承财主的家业啦,孩子也享了福。作为酬谢,敬赠100元。”

“这可得谢谢啦……”这位父亲本想立刻表示同意,但是一想这样不妥,便说反正这事得和孩子妈妈商量之后才能决定。

那天傍晚,轮船已经航行在相模滩的海面上了。那男人和他的妻子一起,带着他们的长子来到那位妇人的房间。他们说:

“那就请你把这小家伙收下吧!”

结果自然是按口头约定,对方付了100元钱。那是很久以前的100元,相当于现在的1000元。该是父母和儿子分手的时候了,这对父母眼含热泪,难割难舍地走出了舱房。

但是到了第二天早晨,船在绕着房总半岛转的时候,不知什么缘故,那位父亲领着5岁的二儿子的手,无精打彩地走进那财主的太太的客舱。他说:

“昨晚上仔细地想了又想,大儿子嘛,不论怎么穷吧,也是我们家的接班人哪。况且,把老大给别人,按次序也不对,如果可能,能不能同意用老二换下老大?”

“当然行!”财主的太太高高兴兴地同意了。

可是,当天傍晚,孩子母亲带着3岁的女儿来了,她很不好意思地说:

“简直没法跟您说,今天早晨给你送来的二小子,从眉眼长相到说话的噪门,和我那去世的婆婆一模一样。我就实话跟您说吧,我这心里呀,就像把婆婆扔了一样不好受,再说也对不起我们当家的。况且,他已5岁了,我觉得他一定会永远地记着我们,想到这儿觉得他可怜得不得了。能不能答应我用这个最小的女孩子把他换下来?”

那财主的太太一听女孩,有些不高兴,但是看了那位妈妈失魂落魄的样子,除了答应也没别的办法了。

事情到这儿还没完,第二天上午,船快要到北海了,这回是两口子一齐来到那位财主奶奶的舱房。他们一见财主夫人什么也说不出来,竟然痛哭失声。

“怎么啦?”对方这么问。

“实在难为情极了。”只说了这么一句就又哭了。问了几次,那男人才哭着说:

“本来是不应该这么随便说话的。昨晚上我们两口子本来是商量好,说得一妥百妥,决不留恋孩子啦,可是,正因为她太小,所以总担心她是不是这样那样啦,结果是我们两口子一夜没睡。把那么个无知的孩子给人家,连我自己都觉得这当爹的冷酷无情。您给的钱我们如数奉还,请把女儿退给我们吧。与其舍掉一个孩子,还不如爹妈儿女一家6口饿死在一起好。”

有钱的妇人听了这番话,不由得跟着悲伤起来,禁不住落泪。

“是我不对,老实说,我虽然没有孩子,你们当爹妈的心我完全理解,而且也羡慕你们。孩子还给你们,钱呢,就作为你们教给我懂得父母之心的酬谢吧,你就拿它作为在北海道干下去的资本。”

于是,那位父亲由于那位有钱的妇女帮忙,受雇于函馆的某公司,一家6口过上了好日子。